Civil Service Newsletter July 2014 Issus No.90
部門特寫
   
  國際海事組織嘉許怒海搜救行動
 
  警隊訓練獲資歷認證
   
 
Valid HTML 4.01 strict This website is IPv6 Enabled
Explanation of WCAG 2.0 Level Double-A Conformance
A A A English Version 简体版
 
國際海事組織嘉許怒海搜救行動
政府飛行服務隊
gradient
 
 
二零一三年八月,颱風尤特吹襲香港。政府飛行服務隊機組人員冒着生命危險,從怒海中救起「夏長號」貨船的十九名船員。
 
 
政府飛行服務隊總監陳志培機長(左五)與獲嘉許的搜救行動機組人員合照。左起:司徒志鵬先生、翟海亮先生、霍偉豐先生、葉偉雄機長、陳志培機長、 胡偉雄機長、鄧成東機長、施雲龍機長、林家輝先生及鄺志淇機長。
政府飛行服務隊總監陳志培機長(左五)與獲嘉許的搜救行動機組人員合照。左起:司徒志鵬先生、翟海亮先生、霍偉豐先生、葉偉雄機長、陳志培機長、胡偉雄機長、鄧成東機長、施雲龍機長、林家輝先生及鄺志淇機長。
 
 
 

為表揚機組人員在搜救任務中的卓越表現和英勇行為,國際海上救援聯盟提名香港政府飛行服務隊(飛行服務隊)接受嘉許。提名獲國際海事組織接納,飛行服務隊獲頒二零一四年海上非凡勇為獎嘉許狀。

海上非凡勇為獎由國際海事組織設立,旨在嘉許國際上奮不顧身救助海上人命或防止海洋環境受損害或減輕其損害的人員。獎項分為三類,除了大獎以外,表現卓越的獲提名者會獲頒發嘉許狀,以資表揚。

香港特區政府亦在二零一四年分別頒授銀英勇勳章、銅英勇勳章或行政長官公共服務獎狀予多名參與是次行動的機組人員。他們也獲得飛行服務隊總監嘉許狀。

拯救行動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飛行服務隊基地看來一切如常,唯一與平日不同的是因應颱風即將來襲,候召的直升機搜救隊數目,由慣常的一隊增加至兩隊。當日,有兩架設置搜救裝備的超級美洲豹直升機可供使用,各由四名人員負責操作,包括機長、副機長、絞車手及直升機拯救員。此外,亦有一架捷流四十一型定翼機可隨時出動。定翼機有三名機組人員,包括機長、副機長及空勤主任。

飛行服務隊接到香港海上救援協調中心通知,得悉香港註冊散裝貨船「夏長號」遇險,船上二十一名船員待救。貨船長一百八十米,當時正由印尼運送鎳礦物至陽江,於大嶼山西南對開約五十公里海面遇上風浪,船上裝載的貨物移位,船身傾側二十度。貨船所處的海面範圍有多個島嶼和其他未有資料記載的障礙物。飛行服務隊根據所得資訊判斷,貨船的船員正身陷險境。

飛行服務隊評估風險後,當機立斷,先出動一架定翼機和一架直升機即時前往現場,然後隔一段短時間,再出動一架直升機增援。在惡劣天氣下,假如三架飛機同一時間抵達搜救地點,可能會令救援工作更危險。

機長關傑華、副機長鄺志淇及空勤主任司徒志鵬登上捷流四十一型定翼機(搜救隊三十二)出發。當時天氣極壞,強風凜冽。許多民航機受側風所阻,滯留機場。儘管如此,搜救隊三十二於上午十一時十二分仍冒 風雨起飛,前赴貨船的最新位置。搜救隊三十二的任務是率先抵達現場,確定貨船位置,引領直升機前來,其後再在現場上空盤旋,待直升機低飛拯救船員時,在空中提供支援並監察搜救行動。

第一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搜救隊八十三)緊隨搜救隊三十二起飛。駕駛艙內有機長鄧成東和副機長施雲龍,機艙內有絞車手霍偉豐和直升機拯救員袁家威。鄧機長在機上提醒組員,必須緊緊扣好座位上的安全帶。他這樣形容當時的情況:「一如所料,我們遇到強烈的湍流和風切變。大雨傾盆,能見度低,風速超過每小時一百公里。隨着直升機飛近颱風的外圍雨帶,風勢更見猛烈。」

現場情況

搜救隊三十二找到了貨船,然後為搜救隊八十三引路。據搜救隊三十二描述,現場天氣惡劣,風速達每小時一百二十公里,能見度極低。滂沱大雨加上狂風雷暴,能見度偶或降至一點五公里以下,海上波濤洶湧,浪高達十米。

搜救隊八十三在上午十一時五十四分抵達現場,發現目標貨船。當時船身傾側超過六十度,船員已棄船逃生。鑑於情況急劇變化,搜救隊八十三要求增援。第二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搜救隊八十九)立即出發,加入搜救行動。搜救隊八十九由機長葉偉雄率領,組員有副機長胡偉雄、絞車手林家輝及直升機拯救員翟海亮。起飛後不久,他們收到信息,得知貨船已翻沉,船員在海上漂流。

 

鄧成東機長(左)和葉偉雄機長(右)分別帶領搜救隊八十三及八十九進行拯救行動。
鄧成東機長(左)和葉偉雄機長(右)分別帶領搜救隊八十三及八十九進行拯救行動。

 

鄧機長說:「我們一共見到三艘救生筏和一艘救生艇,有些船員身處海水中。當時颳起西南烈風,各船員隨着風向漂浮,但流速大不相同。我評估情況後,決定首先拯救最岌岌可危的船員,即身處遇事貨船旁邊,在怒海中浮沉的四名船員。」

   

機組人員用了三十五分鐘時間,把這四名船員逐一吊上機艙。礙於種種困難,完成吊運工作的所需時間遠較預期多。

搜救隊八十三從海上拯救船員之際,搜救隊八十九飛抵現場,評估整體情況。他們發現翻沉貨船的順風方向一段距離外,有數名船員散落海上,載浮載沉,並有數艘救生筏及一艘已傾覆的救生艇,隨着一大堆破碎物及浮油漂流。在距離搜救隊八十三執行任務位置約四十米的海上,有一艘載滿船員的救生筏。另有數名船員抓着救生筏的邊緣,在巨浪中掙扎。葉機長擔心船員可能隨時被沖走,而天氣亦可能進一步轉壞。他們知道搜救隊八十三已在附近執行任務,但仍決定即時採取行動,救起救生筏上的船員。

絞車手林家輝把直升機拯救員翟海亮吊到救生筏,並開始協助船員登上直升機。機組人員用救生套分批把船員吊上機艙,每次兩人。葉機長說:「救生筏體積細小,轉眼便會漂走,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因此,要準確地在救生筏的正上方位置懸停,極其困難。聽到林絞車手發出口頭訊號的聲調,我知道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把翟海亮吊到救生筏是多麼艱巨的工作,壓力是何等沉重。」

他續說:「一方面,我知道必須爭分奪秒,協助急需救援的船員;另一方面,我卻要不斷提醒自己,不宜操之過急,而要配合絞車手的訊號,把操控動作適當減慢,才能使直升機穩定維持在準確位置,以免拯救員在半空左右擺動。在接下來六十分鐘的吊運過程中,這一正一反的思緒不斷縈繞腦海。」

 

颱風尤特吹襲期間,貨船「夏長號」在香港附近水域遇險翻沉。
颱風尤特吹襲期間,貨船「夏長號」在香港附近水域遇險翻沉。

 

直升機拯救員袁家威先生在驚濤駭浪的大海拯救遇難船員。
直升機拯救員袁家威先生在驚濤駭浪中拯救遇難船員。

 

任務成功

搜救隊八十九從救生筏救起十五名船員,全部安然無恙;搜救隊八十三及一艘內地救援船則救起其餘六人。飛行服務隊三架飛機的機組人員在確定全數二十一名船員獲救後,起程飛返總部。

葉機長概述整項行動時說:「鑑於各遇事船員散落在翻沉貨船順風方向的數百米內,情況危急,船員能夠全數獲救要歸功於救援資源能及時抵達現場。執行這項任務,搜救人員在精神和體力方面都付出極多。為應付這樣困難的搜救環境,人員和機器都已發揮能力至極限。常規訓練固然有助機組人員鞏固飛行技巧,但團隊合作對任務能否圓滿成功,永遠起著關鍵作用。」

總機師(行動)胡偉雄機長總結說:「我們的機組人員不僅獲香港特區政府嘉許,還贏得知名國際機構國際海事組織的獎項,實在與有榮焉。然而,我們在籌劃及執行搜救任務時,心裏可從沒想到獎項。不管這些任務於日後看來是多麼艱巨或驚心動魄,我們都只會盡己本分,把工作做好。此外,全賴機組人員訓練有素、克盡厥職、羣策羣力,我們才可以一再為香港四周海域的安全作出貢獻。」

這次行動再度體現飛行服務隊的格言「Semper Paratus」,意即「隨時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