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務員通訊
二零一一年七月 第八十一期
退休公務員專欄
A A A
English Version
简体版
   
  保育自然 松柏長青
 
  退休公務員旅行活動
 
  二零一一年增加退休金和遺屬撫恤金
   
保育自然 松柏長青
公務員通訊編輯委員會
 
 
地理學為我們揭示地球的奧秘,引人入勝。大自然景色壯麗,地貌變化萬千,奇巖怪石,令人嘆為觀止。前任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助理署長(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王福義在求學時期已為此着迷,地理學也成為了他的終身興趣。
 
 
 
前任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助理署長(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王福義博士

 

為地理着迷

王博士說︰「地理是研究空間和大地的學科。我喜歡欣賞風景,熱愛大自然。我選擇的專業,正好令我如願以償。地理學家須四處遊歷,善於觀察,研究環境,這一切在郊野公園的規劃和管理工作中都派上用場。地理學不單是一門專業和學術知識,更是我的終身興趣。」王博士透露,他不少同學的職業也與地理有關,畢業後在公營或私營機構從事保育工作,或擔任教師、規劃師或大學講師。

「我在英皇書院唸中一時,遇上我的地理學啓蒙老師,他教導有方,令我對這門學科產生濃厚興趣。年紀雖小,我已認定這是我的事業發展方向。」

保育自然環境

王博士在香港大學主修自然地理學,一九七三年畢業後加入政府,任職行政主任。一九七八年,他獲政府獎學金前赴北威爾斯班戈修讀環境林學。學成回港後在當時的漁農處當上林務主任,負責郊野公園的規劃和管理工作。

 

王博士求學時已經十分熱愛大自然

王博士求學時已經十分熱愛大自然。

 

香港目前有郊野公園,也有海岸公園,其中郊野公園較早設立。一九七六年,在當時的總督麥理浩推動下,《郊野公園條例》獲制定。香港最早期設立的郊野公園位於市區和水塘附近,例如香港仔、大潭、金山和城門郊野公園。

一九七七年至一九七九年期間,政府在不同地區選定了二十一個地點劃作新郊野公園,佔本港土地總面積達百分之四十,甚具成效,在世界其他地方並不多見。

相比之下,設立海岸公園的工作需時較長。差不多要在二十年後,香港才開始設立海岸公園和海岸保護區。當局在一九九六年首次把一些盛長珊瑚和海洋生物的原始地點指定為海岸公園(海下灣和印洲塘) 和海岸保護區(鶴咀)。

王博士解釋,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的首要條件是保育價值,包括自然狀態、生物多樣性和獨特的生境,其次是康樂發展潛力,第三則是教育價值。此外,人類活動對有關地點的自然環境造成多大影響,也是在指定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時須考慮的重要因素。

欣賞香港的原始美景

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的日常管理工作,由漁護署轄下的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分署負責,職責包括:確保整體環境受保護、安全和清潔;在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巡邏,防止公園被非法佔用,並向遊客提供意見和資訊。此外,分署也負責執行相關法例、撲滅山火、植樹、提供及保養康樂設施,例如行人徑、路標和告示板。

王博士說:「我們致力維持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以其自然原貌作為最大特色。差不多每個公園都設有管理站,負責日常管理工作、植樹和撲滅山火。在乾旱季節,漁護署人員更會在管理站通宵留守,以偵察及撲滅山火。管理站的設計都會多加心思,以融入四周的自然環境,不致影響景觀。」

   

王博士欣然道出,自從第一個郊野公園於三十多年前設立以來,公眾對自然保護和保育的意識已大大提高。

「郊野公園成立初期,公眾主要以此作康樂用途,他們對長遠保育並不那麼關心。但在推出郊野公園教育活動計劃後,大家逐漸認識到保育的重要,有更多人參與環保、遠足和觀鳥活動。然而,真正促使各階層市民珍惜自然環境的,是二零零三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那時,郊野公園的遊人數目驟升。人們開始明白到清新空氣、未受污染的環境是何等可貴。現在,愈來愈多人參加郊野公園義工計劃和其他自然保育和教育活動。這三十年來,我們在保育自然環境方面已取得長足進展。」

王博士認為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應盡量保持自然原貌,並提高生物多樣性。公眾應多認識四周的天然美景,為保育出一分力,以便下一代能繼續享用優美環境。

王博士說:「香港有百分之四十的土地闢作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實在值得引以為傲。與東亞地區人煙稠密的城市相比,香港劃作郊野公園和海岸公園的土地所佔比例最高,成就不凡,實在有賴政府的承擔和公眾的支持。」

退而不休

王博士退休後,並非終日閒坐家中,無所事事。相反,他生活充實,以「服務、分享、學習和發展興趣」為座右銘。

王博士笑說:「自二零零七年離開公務員行列後,我跟許多退休人士一樣,發覺自己比全職工作時更忙碌。」

這位地理迷積極推廣香港各種獨特地貌,並致力栽培地質保育的接班人。學生不分年齡,樂於受教。

王博士身體力行,參與郊野公園之友會、香港地貌岩石保育協會等多個環保團體的義務工作,另外又擔任地質公園導賞員推薦計劃和多項地質保育比賽的評審。由二零零九年起,他以兼職身分,在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教授自然保育、保護區管理和生態旅遊課程。

王博士說:「能夠把自己數十年來累積的知識傳授給志同道合的後輩,讓保育和推廣本港獨特地貌的工作薪火相傳,後繼有人,那份滿足感實在無可比擬。」

王博士並非只鍾情於地理。作為基督徒,他對宗教和神學興趣甚濃,退休後為此重返校園,在香港中文大學完成了神學研究文學碩士課程。

 

二零零七年當時的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張少卿致送榮休禮物予王博士

二零零七年當時的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張少卿致送榮休禮物予王博士。

 

「我愛學習,一直希望能對聖經和教會歷史有多點認識。我對內地的教會歷史特別感興趣,修讀神學課程時也把精力集中於這方面的研究。」

王博士亦積極參與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在內地進行的重建危校計劃。

「我們向香港市民籌募所得的捐款,會獲內地有關省市的政府提供配對資金,用以重建學校。十分感謝香港市民慷慨捐輸,至今我們已協助內地十五個省份重建了約六百間校舍。」

王博士也參與香港政府推行的多項計劃,貢獻所長。他是發展局樹木管理專家小組的成員,為保育香港的樹木提供專業意見。他又協助四川臥龍自然保護區的重建工作小組,為恢復大熊貓的棲息地和協助區內居民重新生活,提供寶貴意見。

「參與臥龍保護區的重建工作,實際上是把我多年來專注研究所得學以致用。重建規劃十分有意義,世界各地愛護熊貓的保育人士都很熱心。」

王博士退休後參與多項工作,對一般人來說,可能已忙得不可開交,但他卻仍有餘暇,享受人生,閒來愛欣賞古典音樂(特別喜歡巴赫的聖馬太受難曲)、看話劇、繪畫和閱讀。他的退休生活忙碌而充實,多姿多采。

 
 
二零一零年王博士帶領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到城門考察

二零一零年王博士帶領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到城門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