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通訊編輯委員會


12
你在第一页
 
 

要是有自以为是的人对何永煊说:「世间上有谎言、可恶的谎言和统计数字」,何先生总可以不假思索,即时回应。




他笑说:「统计数字有时真的把人弄糊涂了,这都是可恶的人(当然也包括一些『可恶的统计人员』)的所为。一位优秀的统计人员,正正就是要揭示统计数字遭误用和滥用的情况。」


何先生在政府担任统计师三十四年,在一九九二年升任政府统计处(统计处)处长,直至二零零五年退休。他认为,市民对统计有基本的认识相当重要,因为这样他们便懂得运用现有的统计资料,也可分辨某些说法对数据的解读是否恰当。


何先生在十六年前就任统计处处长后,就清楚知道必须提高市民对统计的认知。当时,市民常对统计数字抱怀疑态度。何先生说:「就以消费物价指数为例,他们会说:『米价涨了两成,你怎么说消费物价指数只上升了百分之六、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四?』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指数同时反映其他多种没有出现大幅涨价物品的价格变动。」


统计数字渐获接受


香港政府的统计工作着重科学原理、讲求专业道德、紧贴国际标准。透过这个工作方针,官方的统计数字渐渐取得本港和国际社会的普遍信任。这是何先生所乐见的。

累积了多年经验,何先生处理棘手问题自有一手。譬如要问到有关堕胎、吸毒或盗窃这些极其私人的问题,他晓得如何技巧地避免问题触怒或冒犯被访者。但他也有伤透脑筋的时候。有一次,统计处要就登记婚姻以外子女这个敏感课题进行统计调查,这可差点难倒何先生。他说︰「试想想,当较年长的女士被问到这问题时,她会如何反应。她肯定是极为不快,甚或破口大骂。因此,我们采用一个特别的方法来问,这个方法就是『随机回应法』。」



回想起这个简单但巧妙的方法,何先生面露笑意。这个他在美国考察时学到的方法是这样的:访问员预先准备一个袋子,袋内放有多个摄影胶卷筒,一些有盖,一些没有。访问员请被访者把手放入袋内,抽取一个胶卷筒(手仍放在袋内),但被访者不用说出抽取的是有盖或是没有盖。

巧妙方法免除尴尬

访问员然后给被访者两条问题,一条是敏感的私人问题,另一条则与乘坐的士有关。访问员接着告知被访者,如果抽中有盖的胶卷筒,便要回答有关乘坐的士的问题,如果抽中没有盖的,则回答私人问题。两条问题的答案的编排完全一样,即[a]是「没有」,[b]是「一个一次」,[c]是「两个两次」,余此类推。被访者选择答案b,可以是代表「一个孩子」或「曾乘坐的士一次」,访问员无从知道他在回答哪条问题。这样,被访者便不会感到尴尬,会如实作答。从随机回应法取得的数据,连同另外得到的有关乘坐的士的数据,以恰当的统计程式分析,便可以估计到有关敏感课题的所需数据。这个统计方法,在不少统计学的书籍都有详细载述。


儿时往事


何先生四岁从上海移居香港,童年岁月给他留下美好的回忆。他的家人跟当时许多人一样,都是从事与纺织有关的行业经营小规模的布匹批发生意。他记得十一岁那年,他在港岛居住,但要到位于深水埗的学校上学,每天都在深水埗穿街过巷,对区内的大小街道了如指掌。自那时起,他便喜欢在香港四处走动,有时乘坐巴士,有时徒步。这些年来,香港城市面貌的逐渐转变,都一一烙在他的脑海中。


何先生在一九六六年加入公务员行列,任职助理教育主任,一九七二年加入统计处,转职统计师。其后,他分别在一九七七年、八一年和八九年,晋升为高级统计师、统计处助理处长和副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