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通訊編輯委員會


1234
你在第二页
 
 



谭先生说:「我们一心倾尽全力搜救生还者,没有时间想别的事情。」他表示,虽然遇到无水无电等问题,但各队员仍竭尽所能,全力拯救生还者。


搜救队在汉旺镇的任务完成后,在五月二十日带同共重约四公吨的搜救工具,包括生命探测器和混凝土切割工具,转赴成都。尽管灾区余震不断,其中一次的强度更达黎克特制五点二级,搜救队队员仍坚定不移,完成任务。


飞行服务队肩负空中救援任务


五月十七日,飞行服务队一支由机师、空勤主任和飞机工程师组成的五人小组,远赴四川参与空中救灾工作。小组抵达成都以北约五十公里的广汉机场后,随即联同交通运输部的搜救人员执行各项救灾工作,包括从山区救出生还者、把地面搜救队伍送到据报有人失踪的偏远地区,以及为灾民运送救援物资。


五月二十三日,飞行服务队一架装备齐全的超级美洲豹直升机飞往广汉机场,执行搜救任务。


飞行服务队高级机师邓成东认为这次任务最困难的地方包括:


•高山飞行「我们所指的是比大帽山高出两至三倍的高山。在这种高度和空气稀薄的情况下飞行,飞机的灵敏度下降,性能的发挥也打了折扣。因此,准确计算飞机的飞行性能和有技巧地操控飞机极为重要。」


•环境陌生「地震导致山体崩塌,河流被『堰塞湖』堵塞,山形地貌与地图所示的不一样,地图不再准确。部分山谷异常狭窄,有碍飞机正常飞行。此外,山区天气瞬息万变,有时会产生强劲气流,有时能见度极低。」


•障碍重重「我们主要负责到深谷谷底执行救援工作。由于地势陡峭,驾驶飞机已不容易,加上山谷满布电线和电缆,直升机的下滑气流又把砂石垃圾卷起,更添风险。」


•非基地维修「我们以广汉机场为行动基地。该机场原是飞行训练学校,从未用以处理如此大规模的直升机行动。我们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要以有限的资源维修机件,使飞机维持最佳状态,让前线的机组人员保持最大的信心。」


在为期三星期的救援行动中,飞行服务队的救援小组共出动了二十六次,把九十六名灾民救离险境,又把一百一十九名人员送往灾区;这批人员大多是地面搜救队的成员和负责监察唐家山堰塞湖的专家。


值得一提的,是小组拯救了两名被困于绵竹市山区超过十九日的受伤矿工。两人获救后,由飞行服务队的直升机送到安全的地方。

 

公共卫生专家参与救灾


本港的公共卫生专家也在这次救灾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五月十九日,由卫生署三名医生、食环署十名卫生督察、管工和工人职系人员,以及水务署两名化验师共十五人组成的公共卫生队,在首席医生莫昭友医生的领导下,启程前往成都,参与救援工作。


公共卫生队抵达重灾区之一的映秀镇后,随即协助实施感染控制措施和进行环境消毒工作,并就饮用水的水源是否安全和垃圾收集问题,提供专业意见。


队员之一的食环署管工李华柱讲述他的亲身体验时说:「一星期的环境消毒工作,对于当过三十五年辅警的我来说,在体能上足以应付。不过,要面对一座座山峰随时崩塌的危险,确是意料之外。今次行动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公共卫生队的团队精神。每一位成员,不分职位高低,都全心全意投入消毒和防疫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