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通訊編輯委員會


12
你在第一頁
 
 

要是有自以為是的人對何永煊說:「世間上有謊言、可惡的謊言和統計數字」,何先生總可以不假思索,即時回應。




他笑說:「統計數字有時真的把人弄糊塗了,這都是可惡的人(當然也包括一些『可惡的統計人員』)的所為。一位優秀的統計人員,正正就是要揭示統計數字遭誤用和濫用的情況。」


何先生在政府擔任統計師三十四年,在一九九二年升任政府統計處(統計處)處長,直至二零零五年退休。他認為,市民對統計有基本的認識相當重要,因為這樣他們便懂得運用現有的統計資料,也可分辨某些說法對數據的解讀是否恰當。


何先生在十六年前就任統計處處長後,就清楚知道必須提高市民對統計的認知。當時,市民常對統計數字抱懷疑態度。何先生說:「就以消費物價指數為例,他們會說:『米價漲了兩成,你怎麼說消費物價指數只上升了百分之六、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四?』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個指數同時反映其他多種沒有出現大幅漲價物品的價格變動。」


統計數字漸獲接受


香港政府的統計工作着重科學原理、講求專業道德、緊貼國際標準。透過這個工作方針,官方的統計數字漸漸取得本港和國際社會的普遍信任。這是何先生所樂見的。

累積了多年經驗,何先生處理棘手問題自有一手。譬如要問到有關墮胎、吸毒或盜竊這些極其私人的問題,他曉得如何技巧地避免問題觸怒或冒犯被訪者。但他也有傷透腦筋的時候。有一次,統計處要就登記婚姻以外子女這個敏感課題進行統計調查,這可差點難倒何先生。他說︰「試想想,當較年長的女士被問到這問題時,她會如何反應。她肯定是極為不快,甚或破口大罵。因此,我們採用一個特別的方法來問,這個方法就是『隨機回應法』。」



回想起這個簡單但巧妙的方法,何先生面露笑意。這個他在美國考察時學到的方法是這樣的:訪問員預先準備一個袋子,袋內放有多個攝影膠卷筒,一些有蓋,一些沒有。訪問員請被訪者把手放入袋內,抽取一個膠卷筒(手仍放在袋內),但被訪者不用說出抽取的是有蓋或是沒有蓋。

巧妙方法免除尷尬

訪問員然後給被訪者兩條問題,一條是敏感的私人問題,另一條則與乘坐的士有關。訪問員接着告知被訪者,如果抽中有蓋的膠卷筒,便要回答有關乘坐的士的問題,如果抽中沒有蓋的,則回答私人問題。兩條問題的答案的編排完全一樣,即[a]是「沒有」,[b]是「一個一次」,[c]是「兩個兩次」,餘此類推。被訪者選擇答案b,可以是代表「一個孩子」或「曾乘坐的士一次」,訪問員無從知道他在回答哪條問題。這樣,被訪者便不會感到尷尬,會如實作答。從隨機回應法取得的數據,連同另外得到的有關乘坐的士的數據,以恰當的統計程式分析,便可以估計到有關敏感課題的所需數據。這個統計方法,在不少統計學的書籍都有詳細載述。


兒時往事


何先生四歲從上海移居香港,童年歲月給他留下美好的回憶。他的家人跟當時許多人一樣,都是從事與紡織有關的行業經營小規模的布匹批發生意。他記得十一歲那年,他在港島居住,但要到位於深水埗的學校上學,每天都在深水埗穿街過巷,對區內的大小街道瞭如指掌。自那時起,他便喜歡在香港四處走動,有時乘坐巴士,有時徒步。這些年來,香港城市面貌的逐漸轉變,都一一烙在他的腦海中。


何先生在一九六六年加入公務員行列,任職助理教育主任,一九七二年加入統計處,轉職統計師。其後,他分別在一九七七年、八一年和八九年,晉升為高級統計師、統計處助理處長和副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