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通訊編輯委員會


1234
你在第二頁
 
 



譚先生說:「我們一心傾盡全力搜救生還者,沒有時間想別的事情。」他表示,雖然遇到無水無電等問題,但各隊員仍竭盡所能,全力拯救生還者。


搜救隊在漢旺鎮的任務完成後,在五月二十日帶同共重約四公噸的搜救工具,包括生命探測器和混凝土切割工具,轉赴成都。儘管災區餘震不斷,其中一次的強度更達黎克特制五點二級,搜救隊隊員仍堅定不移,完成任務。


飛行服務隊肩負空中救援任務


五月十七日,飛行服務隊一支由機師、空勤主任和飛機工程師組成的五人小組,遠赴四川參與空中救災工作。小組抵達成都以北約五十公里的廣漢機場後,隨即聯同交通運輸部的搜救人員執行各項救災工作,包括從山區救出生還者、把地面搜救隊伍送到據報有人失蹤的偏遠地區,以及為災民運送救援物資。


五月二十三日,飛行服務隊一架裝備齊全的超級美洲豹直升機飛往廣漢機場,執行搜救任務。


飛行服務隊高級機師鄧成東認為這次任務最困難的地方包括:


•高山飛行「我們所指的是比大帽山高出兩至三倍的高山。在這種高度和空氣稀薄的情況下飛行,飛機的靈敏度下降,性能的發揮也打了折扣。因此,準確計算飛機的飛行性能和有技巧地操控飛機極為重要。」


•環境陌生「地震導致山體崩塌,河流被『堰塞湖』堵塞,山形地貌與地圖所示的不一樣,地圖不再準確。部分山谷異常狹窄,有礙飛機正常飛行。此外,山區天氣瞬息萬變,有時會產生強勁氣流,有時能見度極低。」


•障礙重重「我們主要負責到深谷谷底執行救援工作。由於地勢陡峭,駕駛飛機已不容易,加上山谷滿布電線和電纜,直升機的下滑氣流又把砂石垃圾捲起,更添風險。」


•非基地維修「我們以廣漢機場為行動基地。該機場原是飛行訓練學校,從未用以處理如此大規模的直升機行動。我們的工程師和技術人員要以有限的資源維修機件,使飛機維持最佳狀態,讓前線的機組人員保持最大的信心。」


在為期三星期的救援行動中,飛行服務隊的救援小組共出動了二十六次,把九十六名災民救離險境,又把一百一十九名人員送往災區;這批人員大多是地面搜救隊的成員和負責監察唐家山堰塞湖的專家。


值得一提的,是小組拯救了兩名被困於綿竹市山區超過十九日的受傷礦工。兩人獲救後,由飛行服務隊的直升機送到安全的地方。

 

公共衞生專家參與救災


本港的公共衞生專家也在這次救災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五月十九日,由衞生署三名醫生、食環署十名衛生督察、管工和工人職系人員,以及水務署兩名化驗師共十五人組成的公共衞生隊,在首席醫生莫昭友醫生的領導下,啟程前往成都,參與救援工作。


公共衞生隊抵達重災區之一的映秀鎮後,隨即協助實施感染控制措施和進行環境消毒工作,並就飲用水的水源是否安全和垃圾收集問題,提供專業意見。


隊員之一的食環署管工李華柱講述他的親身體驗時說:「一星期的環境消毒工作,對於當過三十五年輔警的我來說,在體能上足以應付。不過,要面對一座座山峯隨時崩塌的危險,確是意料之外。今次行動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公共衞生隊的團隊精神。每一位成員,不分職位高低,都全心全意投入消毒和防疫工作。」